威尼斯彩票app下载-填写56711n com

您的当前位置:威尼斯彩票app下载 -卫生职业教育杂志社 -学术资源 -2014年精品论文 -2014年11月精品论文 -基于课堂录像的高职英语教师话语的研究

基于课堂录像的高职英语教师话语的研究

基于课堂录像的高职英语教师话语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4-12-11 | 来源: | 点击数:1336

 

     基于课堂录像的高职英语教师话语的研究
杨梅青
无锡卫生高等职业技术学校 214000 江苏无锡 
 
摘要:在英语课堂中,教师话语不仅是教师组织课堂教学的工具,还是学生目的语(target language) 输入的一个重要来源。本研究借助课堂录像, 对五年制高职英语课堂中教师话语在话语量、母语与目标语的使用比例、词汇量特征、课堂提问方式和反馈方式等方面的特点进行分析,并提出应控制话语量、词汇密度和语速,慎用母语,注意提问策略等
关键词:五年制高职,英语课堂,教师话语,课堂录像
 
A Video-based Investigation and Reflection of Teacher Talk
 in Higher Vocational English Classroom
YANG  Meiqing
1Wuxi Higher Health Vocational Technology School, Wuxi, Jiangsu,214028,
 
Abstract: In English Classroom, teacher talk is very important not only for the 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classroom but also for the major source of target language input. This research is conducted to investigat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eacher talk in higher vocational English classroom, such as Teacher Talking Time, Mother Tongue Proportion and Target Language Proportion, Vocabulary Features, Types of Teacher Questions, Feedback and etc. based on classroom videos. It is proposed that English teachers try to minimize Teacher Talk Time; apply proper vocabulary density and tempo of speech; speak mother tongue cautiously and pay attention to questioning strategies.
Key word: five-year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 English classroom; teacher talk; classroom video
 
教师话语(teacher talk)是指教师在第二语言和外语学习的课堂上为组织和从事教学所使用的语言[1]。在英语课堂中,教师话语不仅是教师组织课堂教学的工具,还是学生目的语(target language) 输入的一个重要来源。课堂话语有多种功能,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与管理、组织教学活动相关,如对学生的问候、先容教学目标、维持课堂纪律等等;另一类与教学内容相关,如导入新课、讲解语言点、对学生的提问、对学生的回答做出的引导和反馈等等。教师话语的数量与质量将会大大影响甚至决定课堂教学的成败[2]。从上世纪70年代起,国内外很多学者对课堂话语进行了大量的实证研究 [3-7],主要揭示了大学英语课堂教师话语的一些独有特征,五年制高职英语课堂教师话语的研究仍然是个空白。
1.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录像研究方法,在不进行任何干预的情况下,对某五年制高职校20124个平行班的公共英语课进行课堂实录。4个班的任课教师均是教龄在8年之上的不同年轻教师,平时教学效果优良。授课教师分别命名为 T1, T2, T3T4。所用教材均为江苏教育出版社的《英语》(第二册, 授课内容均为第二单元的阅读Friendship Advice,属于同课异构。课后,笔者同4位老师一同观摩各自的录像并进行访谈,对各班学生进行课后随机问卷调查;随后将课堂录像转写成书面文字并对各个语料进行编码,着重分析教师话语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教师话语量;英汉话语比例;词汇量特征;教师提问;教师反馈方式。同时,也籍此了解教师的教学过程与方法,评估教师的英语语言能力与教学能力[8]
2.结果和分析
2.1 教师话语量
表1. 教师话语、学生话语和其他活动在课堂中所占时间和比例
教师
教师话语
学生话语
其他活动
t(秒)
%
t(秒)
%
t(秒)
%
T1
1471
61.3
124
5.2
805
33.5
T2
1901
79.2
234
9.8
265
11.0
T3
1555
64.8
391
16.3
454
18.9
T4
1402
58.4
448
18.7
550
22.9
表1数据表明,每位教师课堂设计和教学风格各不相同,所以教师和学生的话语时间也不同。教师话语量占课堂时间的58.4%—79.2%。这一结果略低于赵小红研究以教师为中心的课堂所得到的数据65%—90%[4],远高于周星在研究“以学生为中心的主题教学模式”的课堂中的教师话语量15%—35%[6]。学生话语仅占课堂时间的5.2%-18.7%。这说明现在的五年制高职英语课堂仍然是“以教师为主体”的课堂,学生在课堂上缺乏更多的与教师进行双向交流的机会,从而不利于语言习得。在和任课老师一起观察课堂时,笔者还发现:教师与学生之间缺少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课堂气氛沉闷;学生回答问题显得被动,四位教师的平均等待时间为2秒,学生发言受阻,使用的语言简短、零星,甚至在学生思考问题时,自己把答案抛了出来;语速过快,且无效重复次数多;重视对教学法和教学内容的研究,忽略了调节自己的教学语言的能力;T2和T4教师使用语言具有较大的盲目性和随意性。通过学生问卷调查,有67%的学生认为教师话语在一节课中所占用的时间一般超过25分钟,70%的学生认为每节课说英语的时间在3—10分钟。这与课堂录像中所体现的情况基本一致。Swain提出的输出假设 ( output hypothesis) 认为, 虽然可理解输入在语言习得中具有重要作用, 但学习者除了尽可能多地接受可理解输入外, 还必须通过有意义的语言输出才能达到对目的语的准确和流利的运用[9]。所以,在课堂上应给学生更多的话语和活动时间,从而增加学生可理解语言的输入,有效地培养学生的语言交际能力。
2.2 教师话语中母语和英语的使用比例
表2. 教师英语和汉语使用在课堂中所占时间和比例
教师
英语的使用
汉语的使用
t(秒)
%
t(秒)
%
T1
903
61.4
568
38.6
T2
979
51.5
922
48.5
T3
1415
91.0
140
9.0
T4
1269
90.5
133
9.5
一般情况下,英语教师使用的主要话语应该是英语,但不排斥母语[10]。因为英语为目的语、汉语为母语的中国教师、学生水平、语言环境等客观因素决定了教师在课堂上完全使用英语还需一个过渡阶段。
2数据表明教学中教师们普遍使用母语。四位教师汉语的使用比重占9.0%48.5%T2教师母语和英语的比例接近1:1T1T2T4三位教师在组织课堂教学和课堂导入时,中英文并用;在说明生词或词组时,T1T2T4教师选择母语进行英汉释义,只有T3教师同时进行英英释义和英汉释义;在难句分析、语法讲解和学问先容时,多使用母语;在进行课文结构分析时,T2教师直接用母语进行,T1T4教师习惯进行中英文切换,T3教师使用英语进行分析。通过学生问卷调查,80%的学生认为教师在课堂上经常使用母语; 70%的同学认为高职生英语基础弱,课堂上使用母语有助于英语学习;60%的同学认为教师应根据学生水平、教学环节和教学内容选择教学效果较好语种。在面对具体班级时,教师应该慎重地考虑是否使用母语、何时使用及其使用量等问题。令大多数人满意的课堂母语使用比例是不超过同一课堂时间的30%[11]
2.3 词汇量特征
表3. 词汇密度和语速

教师
单词总量
词项数量
词汇密度%
时间ts
语速n/s
T1
2313
305
13.2
903
2.5
T2
2496
318
12.7
979
2.4
T3
2646
493
18.6
1415
1.9
T4
1519
210
13.8
1269
1.2

(注:此表为课堂用语中的英语词汇,不包括汉语。n/s为个/秒)
词汇密度(lexical density)是衡量课堂话语信息含量的尺度。词汇密度=词项数量/词汇总数×100%,口语篇章的词汇密度应在40%以下[12]。词汇密度过低会影响信息的表达质量和课堂语言输出,词汇密度过高会增加学生对教师话语的感知难度。
四位教师的语速为1.22.5/秒(72150/分),由于英语音节式发音特点,这个计算结果可能会出现点偏差。大家知道VOA常速英语语速为:130160/分,VOA慢速英语语速为95/分。对于初中毕业的五年制高职生来说,VOA慢速英语语速比较适合。通过录像观摩和学生问卷调查,大家发现T1T2两位教师语速偏快,给学生的理解加大了难度,不利于语言的学习。T4教师存在语速偏慢的问题,造成学生注意力分散,课堂凝聚力差。T3教师语言节奏把握到位,课堂气氛活跃。
语速是单位时间内的单词量,是影响语言习得的重要因素之一。对4位英语教师课堂话语的词汇方面进行量化和分析。本文中统计词汇项目不仅仅是实义词,也包括那些功能意义的词,但重复出现的词只算一次(净词汇量)。不难发现,四位教师在课堂40分钟内使用英文词汇量为1519—2646个,词项数量(净词汇量)为210—493个,词汇密度为12.7%—18.6%。教师的课堂话语词汇量特征如下:除了基础词汇外(初中学过学生已掌握的词汇和句法功能词),教师话语的大部分词汇来源于所学教材内容,其实就是大纲规定内容的学习。这反应了教师为适应学习者水平在词汇方面做出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教师运用不同词汇的能力和课堂话语能力有待提高;四位教师的词汇量各不相同,T4教师最低,T3教师最高。T2教师的词汇密度最低,T3教师词汇密度最高。通过录像观摩和各班级同学的问卷调查,T3教师和学生的互动交际自然流畅,学生参与度高,授课效果较好。大家也看到40分钟的课堂上,每位教师的单词总量和词项数量(净词汇量)相差几倍,也就是说,除了净词汇之外,很多词项出现了重复使用或多次重复,一些虚词ok, right, now, so, let’s等使用频率极高。这不仅浪费了课堂宝贵时间,也不利于给学生提供高质量的语言输入。
语言学习中有必要让学生理解地输入语言包含稍高于其现有语言能力的话语[13]。换言之,课堂话语不是教师随意的脱口秀,而是精心准备的结果,词汇数量与质量要有所考量,难易度也应符合教学目标的要求。
2.4 课堂提问方式
表4. 展示式提问和参考式提问及所占比例

教师
提问总数
展示式提问
参考式提问
n
n
%
n
%
T1
42
36
85.7
6
14.3
T2
18
8
44.4
10
55.6
T3
34
26
76.5
8
23.5
T4
21
13
61.9
8
38.1

表4数据表明,T2教师展示式提问比例低于50%,T1、T3、T4教师展示式提问的比重都较高,超过了60%。观摩录像和访谈时时,还发现:为了完成教学任务,教师时常会自问自答,这种情况参考式提问居多,降低了提问本身的意义,T2教师较明显。对于展示式提问,教师倾向于指定学生回答问题;对于参考式提问,教师倾向于学生自愿回答。但由于自愿回答的学生通常都是班级中仅有的几个成绩好的学生, 因此这种提问方式对于提高成绩较差的学生的语言能力来说是不利的。提问是教师控制课堂话语权的有效方式。T2教师虽然参考式提问很多,占到了60%,但学生松散,课堂气氛沉闷;T3教师参考式提问只有18.2%,但学生注意力集中,参与度高。
结果说明教师在课堂上更偏爱展示式提问。这与前人的研究及学生问卷调查的结果一致。90%被调查学生认为教师的提问可以提高学生注意力,增强学习效果。每个班级中80%以上的学生认为任课教师会提问已知道答案的问题来检查学生单词、词组的含义及句子结构的掌握情况,侧重于展示式提问。30%被调查学生认为,对于参考式提问,往往超出所学常识范围,五年制高职低年级同学很难给出高质量的答案,不能给全班同学带来有效语言输入,反而浪费有限课堂时间。这与周星在“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里发现的教师偏重参考式提问的结果不同[6]。笔者认为对五年制高职生来说,英语基础薄弱,增加参考性问题并不能增加学生话语量。因此,高职教师应该根据职校学生的英语实际水平和教学内容,平衡好展示式问题和参考式问题的比例,灵活运用各种提问策略,这是一个值得语言教师下功夫研究的问题。
2.5 反馈方式
表5. 不同类型的反馈及各自所占比例

教师
提问
总数
反馈
总数
积极反馈
无反馈
消极反馈
n
%
n
%
n
%
T1
42
37
30
81.1
6
16.2
7
18.9
T2
18
13
11
84.6
5
38.5
2
15.4
T3
34
30
20
66.7
4
13.3
10
33.3
T4
21
20
16
80.0
1
5.0
4
20.0

表5数据表明,四位教师对学生的回答大多都会做出反馈,而且都比较喜欢采用积极的反馈形式。通过录像观摩和教师访谈,大家却发现:T1教师的反馈语多为good、 right、 thats right等,是比较机械笼统的积极反馈,效果并不好;老师们的反馈经常不能因人而异,千篇一律地表扬肯定,反而不能调动学习积极性;T3教师在学生回答错误时,不是直接纠错,而是引导学生自我修正,更有益于语言习得;教师们纠正最多的错误是发音错误,接下来是词汇错误、语法错误;教师们不做反馈,反而是一种消极反馈。学生问卷调查的结果与录像分析的数据基本一致。90%的学生认为教师对学生的课堂表现应作出反馈,不喜欢无反馈,无反馈是对学生所付出努力的一种忽视。70%的学生反映教师的积极反馈过于机械、笼统,希翼教师能多使用表扬加点评的反馈方式。70%的学生认为错误必须及时得到纠正,最好是引导学生自我修正。五年制高职学生英语基础常识不够扎实,熟练程度低,在教学中教师尤其要因人而异,尽量避免机械笼统的积极反馈方式和不反馈,更多地给学生提高正确的可理解语言输入。
通过对五年制高职校四位英语教师的英语课堂录像所作的话语分析,启示在今后的高职英语教学中,教师:要控制自己的话语量,增加学生的语言输出比重;应慎用母语,提高英语输出质量,使学习者接收到有意义的语言输入,促进语言习得;控制词汇密度和语速,给学习者提供难易度适当的高质量语言输入;灵活运用提问策略,给学生提供双向交流的机会;引导学生自我修正,避免机械笼统的反馈方式和不反馈。当然,本研究的范围有限, 仅现五年制高职英语教学之一斑,今后将借助课题,开展更深入、更普遍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Nunan DLanguage Teaching Methodology:A Textbook for Teachers,Englewood Cliff[M].NJ:Prentice Hall Inc,1991:256-257.
[2] Hakansson, G. 1986. Quantitative studies of teacher talk [A]. In Kasper (ed.). Learning, Teaching and Communication in the Foreign Language Classroom [C]. Aarhus: Aarhus University Press.
[3]Thornbury S. Teacher research teacher talk [J]. ELT Journal, 1996, (4).
[4]赵晓红. 大学英语阅读课教师话语的调查与分析[J]. 外语界, 1998(2).
[5]王银泉. 33届国际英语教师协会(IATEFL)年会侧记[J]. 外语界, 1999(2).
[6]周星, 周韵. 大学英语课堂教师话语的调查与分析[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02(1).
[7]胡青球. 优秀英语教师课堂话语特征分析[J]. 山东外语教学, 2007(1).
[8] 文秋芳, 韩少杰. 英语教学研究方法与案例分析[M].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11:6-7
[9]Swain M. Three functions of output in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A]. In G. Cook & B. For H. G. Widdow son: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the Study of Language [C].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10]陈晓堂. 英语教师课堂话语分析[M].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9.
[11]严瑾.初中英语课堂上母语使用情况调查研究[D]. 东北师范大学, 2009.
[12] Ure, Jean N. Lexical Density and Register Differentiation. In: G.E.perren&J.L.M.Trim
(eds).  Application of Linguistics: Selected Papers of the Second World Congress of Applied Linguistic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1.
[13] Cook, V. Linguistics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M]. Macmillan Publishers Ltd.2000.
 

学院招生网址:www.gswzy.com/zszt/index.htm

联系地址:兰州新区职教园区九龙江街1666号

邮政编码:730207

联系电话:0931—8265936(狄老师、汪老师) 0931—8260079(钱老师、刘老师)

     0931—8265125(假期值班电话 汪老师) 13893155100 (刘老师)

威尼斯彩票app下载|填写56711n 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